当前位置:月千头条网 > 情感 > 正文内容

美国真人做情视频大全,吴天鹏:冈仁波齐指引灵魂上路

字体+ 编辑:新边塞 来源:月千头条网所属栏目:情感2018-03-16 17:41:55我要评论

作者简介吴天鹏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历任新闻记者、电视编导、诗人作家。现为国家质检总局机关党委宣传部部长。著有:诗集《策马向西》、《铁血红》、《山河望》、《时光指...

作者简介

吴天鹏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历任新闻记者、电视编导、诗人作家。现为国家质检总局机关党委宣传部部长。著有:诗集《策马向西》、《铁血红》、《山河望》、《时光指针》;散文集《灵魂掌灯》,报告文学集《和平勋章》、《黄金兵魂》。诗歌作品在《诗刊》、《星星诗刊》、《解放军文艺》、《飞天》、《西北军事文学》、《橄榄绿》、《绿风》等报刊发表,先后获得《诗刊》优秀作品提名奖、《解放军文艺》年度优秀作品奖。

冈仁波齐指引灵魂上路

作者|吴天鹏

俯下身躯,我听见骨骼的脆响。热心贴近热土的那一刻,灵魂如风吹熄离离原上泛起的绿意。冷雪搁在高寒的峰顶同云朵交融,作为灵魂信使,蹲在岩石上的秃鹫,眼含看透人世苍生的目光,喙上滴落的落霞残阳,可是我最温热的那一滴热血。

天地之间需要精神的仰望作为砥柱,让信仰垫高的目光找到定格的坐标。一场禅心如水的梦,在你辽阔博大的心中掀起波澜,向你靠拢的顶礼膜拜如茗香入水,温润着朝圣者的心扉。你端坐在白雪拥戴的群峰中央,神情溢满着肃穆凝重的慈悲。我把骨头交给热血,只捧一颗心切切而来,

只为求的与你席地而坐,说来世与过往谁将永恒地存于天地。

我试图说服自己掉头离开,但一个命定的缘,让我不辞万里心怀感激地赶来朝觐。我无法知道在这个世界你已默立了多久,我也无法期许你能让我读懂多少未知的结局,但我坚信落满你整个头颅的雪,一定是一种启示。彰显出的生命的厚重,足以让我用一生来体味幸福与痛苦的差距,足以让我明白,活着不仅仅只是为了活着。

我用半生的时间同文字交搏,努力通过这些会呼吸的词句,让我更好地呼吸,让那些爱的光泽鲜亮饱满。冈仁波齐,人生其实像你一样,在重复中叠加,在轮回中重生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最初的模样。

你用过去与未来堆积出一座山,接纳香客不远万里来朝圣,我用半生积蓄的热情,携带着明月清辉只为与你邂逅。

一重山水,半卷清风,当心缘走过风尘道场,你指引的灵魂在旷野上踟蹰蹀躞。不问前世是否一朝一夕的叠加,也不问今生是否是一月一年的汇聚,任凭岁月淡去的记忆,在一颗波澜不惊的心底,铭记住一座山,在雪域圣地养育的善念慈悲。

(—)链接:冈仁波齐一般指冈仁波齐峰,屹立在西藏阿里普兰县境内,是恒河、印度河和雅鲁藏布江等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和西藏最有名的神山,它山形如橄榄,直插云霄,峰顶如七彩圆冠,周围如同八瓣莲花四面环绕,山身如同水晶砌成。东边的万宝山,传说是释迦牟尼脚踏过的山,西边是度母山,南边是智慧女神峰,北边是护法神大山。每年都有许多 来自内地、印度和尼泊尔的信徒前来朝拜转山。冈仁波齐还是西藏佛教、印度教和原始苯教等教的朝圣中心,素有“神山之王”的美称。

玛旁雍措濯洗善爱慈心

把朝觐你的目光放进星汉云海,从心里取出一片深邃的蓝,成为天空的部分。把追随季节而来的花朵,留给寂寥的旷野,我归于风挥动的五色经幡,皈依于某个光芒照耀的时刻。

把自己放低,低成一粒尘埃。让尼玛石上泛着月光的佛语,在人间与人心间搭起一座桥,让经过你身旁的人心怀感恩,魂魄干净。雪峰上经年不化的落雪,像我们搁浅的爱情,等待温情抚慰。青石遍布的岸畔上,格桑花省略去灿烂,以沉静朴素清幽的身姿,露出时光沉淀的锋芒。

没有人可以预见未知的路上,将与什么邂逅。一棵草、一座山,一个被阳光拉长的身影。如同此刻,我站在你一片汪洋的蓝中,与浩淼水波一起澄澈明亮。水流濯洗过的时光已经老去,如岁月皴裂的封面老气横秋陈,少了青春灼灼的火焰及汩汩的鲜血,少了恰年少风流激扬文字江山任吾辈纵横捭阖。

长天丽日一起埋藏在你的怀抱里不动声色,唯有云朵像放逐的影子飘来荡去。我无法知晓善爱,会不会发芽,长叶,开花,结果。但一定会枯萎,凋零,碾作成泥。如今,我心怀东风,身负白鱼和锦鲤的时光,从云端垂下诗歌的梯子,解救久困石头里的人。用炊烟将人间的生活送上云霄,将一些云淡风轻的光阴写在文字里,将一段情话写成云水流长,用三味烟火修练成禅。

带着那份向往神鹰的情怀,带着半亩花田的桃源闲适,等一场花开,等一季风景,让人生百味从这一刻只留美好与期待。原来,每个人的心里,都住着一程馨香日月,住着一个灵魂信使,住着一泓撼动心魄的清泉。人生本无欲,为何惹尘埃。湖水清雅,梅花的琴韵上浪涌涛舒,菩提树下有明月清风的香,那是你在开花结果。 无边风月,像一块镌刻一生的墓碑,唯有慈善与爱才能换取一生一世的誓约。

靠近些,再靠近些,让你这深入骨髓的幽蓝,植我于珠穆朗玛雪顶,一生瞩望一片蓝天。植我于阿里绝域荒野,一世只守护一朵白云。植我于你的祈愿的仁慈中:只愿,这一程山水,别让我等白了青丝,等旧了时光,等老了人生。

链接:(—) 玛旁雍措(Lake Manasarovar)在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城东35公里。自古以来佛教信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“世界中心”,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,藏地所称三大“神湖”之一。它也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。古象雄佛法 雍仲本教《象雄大藏经,俱舍论》中所记载的“四大江水之源”指的就是圣湖之母玛旁雍措。东为马泉河,南为孔雀河,西为象泉河,北为狮泉河。“玛旁雍措”--“不可战胜的碧玉之湖”,藏语里“玛旁”就是不败,无不胜的意思。玛旁雍措最早名为“玛垂”,或“玛垂措”,是雍仲本教中广财龙王的名字。“玛旁雍措”,有时写作“玛法木措”,藏语意为“永恒不败的碧玉湖”。据说玛旁雍措是最圣洁的湖,是胜乐大尊赐与人间的甘露,圣水可以清洗人心灵中的烦恼和孽障。她是雍仲本教,印度佛教,印度教所有圣地中最古老,最神圣的地方,她是心灵中尽善尽美的湖,她是这个宇宙中真正的天堂,是众神的香格里拉,万物之极乐世界。印度教说它是湿婆神的住所。

风马旗在罡风中飞扬

四野过于空旷,没有任何植物供目光攀爬。这是让石头陷入绝望的戈壁,锋利的风唇舔舐着每一个丘陵,省略掉一切遐思,我追逐着过于洁白的云朵向远山抵近。

鹰翅以英雄的名义掠过头顶白雪的山巅,像燃烧的黑色火焰,飞得比流云还高,比即将来临的雨水还要迅疾。我愿意就那么跟着落在地上的影子,双脚不停地向前,向远方的高处走,直到肋下生出双翼。圣湖幽蓝的凝眸,目送转山的灵魂随风而逝,用所有的血肉喂养一只灵魂使者,让一切归于天空,归于大地,归于掀动冈仁波齐落雪的风马旗。

一只手长满绛紫色的青稞,一只手落满轻狂的沙尘。朝东的眺望塞满沙砾,朝西的靴子装下河流,让空着的心,跟随流浪的兀鹰去漂泊。一泓湖水濯洗了多少魂魄,或许颂词已丧失了赞美的力量,索性潜伏在深邃的蓝里独自静默。聚拢强弩弯弓击碎的白骨,在青苔堆积的怀抱里淘洗出初心本色,被风捏在手里的念珠,从星月菩提上展开心经,泪水沙哑垂落,我该为那中颜色献出鲜血。

贴在天空鬓角的半个月亮,可否是流萤遗失的灯盏,白昼照耀我光明的半生,黑夜覆盖我黑暗的半生。我迷茫的黑瞳,熟识凌乱的草和凌乱的躯干,在风声的呐喊间,召唤呼啸而至的翅膀。除了眼泪,我对水充满敬畏。

我甚至愿意尝试用耳朵走路,用唇语问候鸟鸣,以及一路奔波的风吟诵诗人的内心。

我像鱼一样听夜的湖水拍打白昼,星辰一样深情地守望黑夜。飞扬起来的感觉真好,仿佛骨头也轻盈透明,奔跑的头颅和思考的翅翼,引领我指甲中抽出的风芒,同那拔地而起的风马旗,成为藏地高原上牙齿反刍的喘息,呼啦啦响彻了整个高原。

科迦寺一缕禅定的阳光

光芒在这里是寂静而从容的,走在这里的人是缓慢而自由的,驿动的只有天上的云朵和空中的风。榆树亮出皲裂的躯干,叶子也许从来没有接受过雨水的洗礼,样子甚至有些猥琐。干涸的大地空气稀薄,唯有闪耀着黄金般辉光的金顶,提醒我们眺望的目光在此聚拢。

祥和的阳光照着在村庄,温暖的光线自湛蓝的苍穹洒下来,在黄土垒筑的屋顶上漫游,在泛着绿黄的草滩上游荡,在我追逐远方高地的脚步下暴涨。充满慈善的光,也照在喇嘛的赭红僧袍之上,我们跟着前面转着经筒捻着菩提佛珠的人,进入科迦寺一扇低矮却充满岁月痕迹的门。这是萨迦派定居之所,这是大译师仁钦桑布安放灵魂的地方,这是我来寻找生命意义的地方。

远处的山脊像弓背前行的猎豹,端坐早庙宇里的佛,一双慧眼注视着人间的过往,我想他一定望见了我的前世今生和未来,就在我转动门口硕大的经筒时,就在我叩响拴着五色经幡布的门环时,就在我双手合十为所有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祈福时,那一缕缕青烟追随着袅升的诵经声,从天窗飞出直击白云绵延的天空。 风来了。拂动飞檐的风铃,摇曳色彩斑斓的风马旗,晃动佛前的酥油灯,吹醒了一株垂首默立的曼陀罗花。这不是一般的风,它们袭击了一个怀抱孤独寂寞,远涉风尘来寻找开悟路径的人,并在暗中把自己点亮。梦中移动群山,从一扇门再进入另外一扇门,从一尊佛的凝眸间离开。离开之前,我多看了几眼闪烁着光热的酥油灯和藏地沉默的石头。尽管我知道,一生与之相遇已是最大的幸事,已是作为人间过客最好的修行。

走出寺门,内心里果然清净极了,像路旁站着的树,像坡上孤独的草,像原野上一块等待抚摸的石头,像尼玛堆里的六字真言,阒寂却散发着光的光芒。我甚至有点怀疑,走进科迦寺之前的我们,都回来了吗?金顶上那缕光是从天梯攀缘而上的吗,我屈服于这来自远方高地的力量,它让我感觉到生命其实应该光明磊落,一部分进入天空,一部分横扫大地,一部分在我来到之前,已经从我的骨头疏散并剔除。我在光芒的笼罩下,从温暖里取出一个心愿,对这个小村里的寺庙多看了一眼。

走过古格王朝遗址

在烈阳熏黑石头的高地,我用最坚定的目光仰望,仰望一座消失的城邦,七百年岁月流转,五色经幡上萦绕的风,可曾记得梵音自红殿里袅升,在黄殿里起伏,在白殿里下落。这是王的城,王的家园。这是佛的城,佛的皈依地。这是兴盛者辉煌的威仪之所,是败落者奴役的伤痛之邦,是杀戮者血染柽柳的残酷之地,是雪域阿里的沧桑封地。

土林耸峙,雪峰默立,站在干涸的荒原上,我的耳畔鼓角争鸣,那是怎样的一场鏖战 ,失去尊严之颅的人没入黄土,慈悲佛地护佑的和平福祉,在贪欲的血腥屠城里土崩瓦解。干涸的象泉河曾滋养着这片黄土垒牍的绿洲,宫是王的宫、寺是佛的庙,居是民的家。此刻,我站在这座残破但不失尊威的气势古城前,被漠风掀动着衣襟,被烈阳炙烤着骨头,被一片荒芜的残垣断壁凝视着,心头掠过一丝不安的震颤。失去家园的王呢,在雪山顶上眺望,还是在扎布土林安身?

在这里,我将在一片云里沉睡,被一片搁置在雪峰上的一片雪轻轻敲醒。在这里,我无法用以青草的名义为你摸顶赐福,也无法用格桑花的绚丽覆盖已经涅槃的大地。在这里,如梦一样疯长的隐秘,悄无声息地搁置下瑰丽的传奇。远山土林裸露出大地的骨骼,云雾迷漫隐秘的往事,献上给予王的诗的气息。原野之上,每一片空隙都被乱石幽境填满,竞相挤出点地梅的暗香。

古格王朝的王啊,你是端坐在圣湖的岸畔,还是回到你放弃但放不下的城邦,来吧,与我在六月的雪地上比肩而立,一起说说春光染过的诗句,一起催骑挥戈抵御外侮,在坍塌的城池里植柳礼佛。一缕远涉风尘而来的清风拂面,我把所有的不舍抛向荒废的城堡,让信仰成为我攀上云端的天梯。伫立在雪山融化出的别样阿里,我愿用经年的一阕词,换取深藏的废都的几声鹰啸。

1.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,内容具合法性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;邮箱:xzewilzszqex3@163.com

2.文章内容并不代表八卦来了观点或立场,如有关于文章内容,版权或其它问题请看下方免责声明或联系删除;

相关推荐相关推荐
  • 开新车自驾游,如何快速祛除车内异味?有小妙招

    开新车自驾游,如何快速祛

  • 赵四小品《戏》泡小乔,爆笑!

    赵四小品《戏》泡小乔,爆

  • 小黄每日精选笑图 抢镜头的正确方式

    小黄每日精选笑图 抢镜头

  • 以前女明星们的收入究竟有多高?让你出乎意料

    以前女明星们的收入究竟有

  • 《爱国者》更新至3集!持续更新中

    《爱国者》更新至3集!持

  • 从全网黑到如今微博粉丝突破8000万,杨幂的成功你必须服气!

    从全网黑到如今微博粉丝突

  • 摄影师镜头下的淑女,天津步行街的大姑娘优雅清澈,红袖添香,你觉得谁最美?

    摄影师镜头下的淑女,天津

  • ᠰᠢᠯᠢᠵᠢᠨᠬᠤᠷᠲᠦ

    ᠰᠢᠯᠢᠵᠢᠨᠬᠤᠷᠲᠦ

热门话题热门话题
  • 开新车自驾游,如何快速祛除车内异味?有小妙招

    开新车自驾游,如何快速祛

  • 赵四小品《戏》泡小乔,爆笑!

    赵四小品《戏》泡小乔,爆

  • 小黄每日精选笑图 抢镜头的正确方式

    小黄每日精选笑图 抢镜头

  • 以前女明星们的收入究竟有多高?让你出乎意料

    以前女明星们的收入究竟有

  • 想不得癌症,一定要多推小腿!真人示范,不学后悔

    想不得癌症,一定要多推小

  • 想看它长大胖成球,这眼睛简直会说话叭!

    想看它长大胖成球,这眼睛

  • 糖尿病患者 须警惕这一顽疾

    糖尿病患者 须警惕这一顽

  • 外阴也会营养不良?如何检查女性外阴是否营养不良?

    外阴也会营养不良?如何检